藍色的心靈

抗憂鬱藥物的真相

拯救孩子的未來

 

中華日報轉載   

─保健─ 日期:2004年09月27日

藍色的心靈 薛智元

英文的「 Blue」這個字除了有藍色的意思,也可以形容沮喪憂鬱的心情。這確實是個有意思的字,把低落情緒用顏色表達出來。當一個人沮喪憂鬱時,眼前的景色確實較偏灰暗藍色,一旦興高采烈時,世界看起來又似乎變得非常鮮艷了。

從古到今,負面情緒向來困擾著人類,人類也嘗試用各種方式來找出情緒困擾的原因與解決之道,不過鮮少有真正成功的根本有效方式。宗教信仰可以算是唯一還可以撫慰痛苦與求得心靈寧靜的途徑。因此中西自古以來,心靈與情緒方面的問題向來不屬於醫學的範疇。  

直到近代,精神醫學開始把情緒問題怪罪於大腦內的化學物質平衡失調。各式的化學藥物紛紛出籠,試圖「調整」腦內的化學平衡以治療「精神疾病」,但往往又衍生出更多的副作用。但是情緒與精神問題真的全是大腦內的分泌物失調造成的嗎?正如一位精神病學榮譽教授湯瑪士•薩茲博士所說的:「精神科醫師宣稱精神疾病是大腦疾病,宣稱這是根據最新科技的影像診斷技術與治療藥物所證實的。這完全不是事實。尚未有任何客觀的診斷測試可以證實或推翻憂鬱症。

研究人員認為他們已經發現在一些憂鬱症患者的腦脊液中缺乏一種血清素成分。但是這種缺乏尚未被證實。可是病人們經常被灌輸說憂鬱症已確定是因為缺乏血清素所引起的。這些生化術語的功用在藥品市場行銷方面的益處遠多於臨床治療的意義。精神醫學之所以會緊抓著這些理論不放,不僅是因為沒有其他理論可替代,而且也是因為這些理論可以用來推廣宣傳藥物治療。」  

由於藥物對情緒的治療效果不彰,頂多只是麻痺或壓抑症狀,使患者感受不到情緒,讓人感覺像個活死人,因此有越來越多的醫師與學者們開始在思考是不是治療的基本理論與方向出了問題,是不是有另外符合科學的理論與解決方法。

美國著名學者 L.羅恩 賀伯特對於這方面採取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研究方式。他發現了情緒障礙的根本成因,推翻了大腦生化失調的理論。更重要的是,他的治療理論與方式可以精準地處理並可接受反覆的驗證實驗。現在這項稱作「戴尼提」的心靈健康科學已經在歐美逐漸蔚為風潮,成為許多知名人士的自我心靈保健工具。

這類非醫學的另類方法也許是患有情緒困擾者的真正出路。我鼓勵大家應該多多探索一些新的觀念。藥物絕不是唯一的方法,「權威」或「專家」也不一定真的能解決問題。能有效地讓藍色心靈變成彩色的,才是我們該採用的。

(作者薛智元係仁安診所主治醫師)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