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章節選單



第四回:武穆兵法

岳鵬翔站立吳衍身旁,遙望宋金交戰處,心想:「那人確實身穿紫衣又騎著白馬,真的是他嗎?」伸手入懷中取出一幅人像圖畫。靈藥開始作用,吳衍感到微溫滿佈,疼痛舒緩許多,對岳鵬翔拱手說道:「這位少俠,吳衍身無分文,若您不嫌棄,我可傳授七星步法答謝。」岳鵬翔見圖像與紫衣人極為神似,心思全在奪取金牌的事,對吳衍的話恍如未聞,跨上馬鞍,喝道:「笨馬兒,衝啊!」

宋軍當中,三名騎兵受張憲指使,奔來圍住岳鵬翔,喝問:「來者何人?」岳鵬翔即刻勒馬,回應道:「我叫岳鵬翔,有壞人要用金牌害死岳飛,我來這裡奪取金牌,拯救岳飛師兄。」三名騎兵露出驚訝神色,紛紛說道:「岳飛將軍是你師兄?」「你怎麼知道紫衣騎士要來?」「小娃兒別胡扯!」岳鵬翔呼了一口氣,瞧著手上圖畫,又見那紫衣漢子頸子懸掛金牌,心頭登時砰砰亂跳,說道:「金牌!就是他要害死鵬舉師兄,笨馬兒,衝啊!」

三名士兵同時手揮長刀,做勢擋住岳鵬翔。岳鵬翔手持斬魔劍劍鞘遊走擺動手法快捷。岳家軍只是做做樣子本就無意阻擋,令岳鵬翔衝出包圍直奔范榮,喊道:「大壞蛋,金牌拿來!」。宋軍見岳鵬翔衝著紫衣騎士而來,想這傻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敢公然侵犯皇帝使者,由他來解除岳飛危機再恰當不過。范榮騎上白馬怒罵:「你們瞎了狗眼嗎?還不攔下那小子!」宋軍痛恨范榮,全都舉刀假意擋住岳鵬翔,頃刻間便被岳鵬翔擊退。

岳鵬翔奔近范榮。范榮手無寸鐵,不敢與岳鵬翔硬碰硬,仗雪箭腳力逃開,張憲見狀大喊:「使者快回來這兒,我保護你。」宋軍們聽到了,個個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張憲五馬分屍。張憲見范榮奔回,喊道:「啞兵!」舞動雙手,在原地比手劃腳,說道:「大啞,你守在使者身旁,小啞,你去逮住那個小子。」

啞兵乃岳飛刻意挑選不識字的啞子,親自傳授武藝,專門執行特殊任務,一來啞子給人的印象絕不會是個重要人物,二來啞子不言不語較難洩露軍機,此乃兵法謀略一大創舉。一名啞兵跨下馬來,另一名則騎著馬兒在岳鵬翔背後追趕。兩名啞兵滿臉堆歡,心緒與其餘騎兵們截然不同。張憲對啞兵比手劃腳朗聲說道:「聽我的話就有好日子過,不用再搏命受苦了!」岳家軍當中終於有兩人按捺不住,衝出來砍殺張憲。張憲見他倆並肩來襲,早已料到他們將使雙向夾擊術,來到身前十呎處將會分向兩邊夾殺,見機在先,取下腰間劍鞘疾向前衝。兩名岳家軍原已算準時機,但那張憲快步如飛,早在他倆分向夾擊之前搶先出招。張憲右手持劍刺向士兵咽喉,左手拿劍鞘朝另一士兵左肩擊去,趁兩名士兵護住上盤之際,突然身子一矮右腿踢出橫掃半圈,將兩名士兵向後絆倒,隨又伸出雙手食中二指往兩名士兵胸腹間點戳。兩名士兵穴道被點動彈不得。張憲氣運雙足向上躍起,隨又急速落地踏上兩人胸口對宋軍說道:「咱們出生入死多年,感情深厚,我不想打傷你們,你們也別來為難我。」隨後轉身對岳家軍喊道:「馮漢、陳河,住手!」箭步向前,橫劍削向巨斧。

馮漢與陳河乃是專門圍困主將,四象鎖鬼陣法的執行者,並非一般士兵,且完顏哈爾身負重傷,與馮漢、陳河奮戰多時未能取勝,漸感力不從心,卻又礙於情面不願求救,此時遇到同意與金人議和的張憲喊停,完顏哈爾心頭一喜,立刻收斧停止打殺,強忍疼痛,大口大口喘氣。馮漢正要開口辱罵張憲。張憲手指完顏哈爾搶先說道:「你們兩個打得過金軍嗎?」兩名岳家軍愣了一下,馮漢最先回神,說道:「原來是漢奸救了我們,馮漢感激不盡。」張憲臉現愁容,緩緩說道:「咱們在一起這麼久了,就該有難同當有福同享,只要好好配合,日後絕不虧待你們,懂嗎?」馮漢、陳河氣在心頭,自知張憲掌握兵權,皇帝使者更是冒犯不得,只得把一切都忍下來。

范榮奔回宋軍,啞兵立刻趨近身邊。張憲比手劃腳,喊道:「大啞,你今天的任務就是保護使者。」大啞「啊啊」叫了兩聲,點頭答應。范榮雙眉糾結,問道:「張憲,你怎麼派了個啞子給我?」張憲拱手說道:「使者可否請金人圍攻大啞,看看大啞有沒有資格保護你。」范榮半信半疑,對金軍統帥說道:「完顏哈爾,你就派兵來攻打啞巴吧。」完顏哈爾瞧了瞧張憲,說道:「有何難哉,不過大夥兒點到為止,莫要傷了和氣。」張憲對完顏哈爾躬身說道:「只要您我互相合作,有福同享,張憲絕不會冒犯。」完顏哈爾點頭微笑。張憲隨後對啞兵比劃不停,說道:「大啞,從今日起,金人是咱們好夥伴,對待他們就如對待宋軍弟兄一樣,比試武藝點到為止,不可傷到金人。乖乖聽話,以後有什麼好處必定算你一份,你聽得懂嗎?」大啞神色興奮,點頭答應。宋軍個個氣得頂上冒煙,狠瞪張憲。

完顏哈爾喊道:「第十三伍,翻轉大刀,刀背向前,殺!」金軍當中奔出三名士兵衝向大啞。大啞雙手交放胸前聞風不動。范榮緊抓韁繩,若苗頭不對就要逃跑。「啊!」大啞發喊一聲欺近金軍,只見他雙手胡亂揮舞,竟搶來三把兵刃「啊!」再一聲喊,雙手舞動,白光閃閃,三名士兵應聲倒地。

范榮見大啞武功非是泛泛之輩,有他保護可安心多了。宋軍齊聲喝采「打得好啊!」「殺死金狗!」「大宋不敗!」被擊倒的士兵們緩緩起身,宋軍喝采聲驟然停止。大啞把兵刃交還金軍,雙方做揖行禮結束戰鬥。范榮感到心安了,揚起嘴角笑了起來。

另一名啞兵--小啞,已離宋軍三十來丈遠,驅馬疾馳,追趕岳鵬翔。岳鵬翔持斬魔劍劍鞘,轉身劈向小啞。小啞雙掌相合,夾住劍鞘,向前一送。岳鵬翔看那騎兵不過輕輕一推,力道卻奇大無比,身子被小啞推得斜傾右方將要落下馬來,立即翻轉左腳板扣住馬鞍,直起身子。啞兵見岳鵬翔險些落馬,非但不喜,反而緊皺雙眉露出憂色。岳鵬翔雙腳用力,將斜傾的身子導正,驅馬急奔,避開啞兵,心想:「這人力氣好大,我可能打不贏他,反正他也是漢人,就跟他實話實說,看他相不相信。」大聲說道:「你知道那個穿紫色衣服的壞蛋要召回岳飛將軍嗎?」啞兵發出「啊啊」聲,頻頻點頭。

岳鵬翔騎馬奔馳中沒看到啞兵,只聽到怪異的啊啊聲,心中尋思:「慘了!難道他是秦檜派來的,怎麼辦?金牌還沒到手……」轉頭見那騎兵又追趕上來,心想:「事關大宋江山、蒼生疾苦,我岳大俠一定要想辦法……」看到地上馬蹄踏落處泥沙滾滾,想起方才岳家軍與巨人對戰,吳衍在他許願後丟出砂石反敗為勝,心道:「萬法唯心所識!我剛剛就是用這法子幫助岳家軍,要有好的想法,堅持那個想法,嗯,就是這樣,我會打倒那位騎兵、我會打倒那位騎兵、我會打倒那位騎兵、我會打倒那位騎兵、我會打倒那位騎兵、我會打倒那位騎兵。」突然拉住馬韁。笨馬兒立刻放慢腳步停了下來。

啞兵自岳鵬翔右後方趕到。岳鵬翔雙手緊握斬魔劍劍鞘,忽地轉身一擊。啞兵以雙掌夾住劍鞘,卻被推落下馬,坐倒地上,望著岳鵬翔離去。岳鵬翔領教過啞兵武藝,頻頻轉頭瞧向後方,心想:「我又沒使內勁,為何我許願後就這麼容易打倒他?唯識!外境只是心意所變現?」訝異之餘,馬不停蹄,奔近宋軍,見那紫衣漢子坐立馬上,身旁有宋軍與金軍圍繞,心想:「他們遇到金軍卻不打殺,怪哉?我只有一個人,如何鬥得過他們?師父真會給我出難題,啊!不對,這趟任務是我自個兒要來,怎麼怪起師父了,不敬不敬。」

張憲遙指岳鵬翔,隨後比手劃腳,說道:「大啞,活捉這小子,若能逼出幕後主使者,朱仙鎮就賞給你!」大啞笑容滿面,朝張憲比劃一翻,神情甚是得意。

宋軍從入營開始,天天被教育要服從上級,尤其對文官若有不敬,只要文官呈上公文,不管誰對誰錯,士兵當日即被斬首,耳濡目染,宋軍對皇帝使者極為畏懼,何況犯上作亂本就不容理法,除了方才那兩名年輕士兵,較沉穩老練的宋軍都不敢妄動。周勇、王廷穴道未解動彈不得。馮漢、陳河被完顏哈爾守住,亦無機會行動。

岳鵬翔不敢貿然奪牌,心想:「難怪我求了半天,師父才肯讓我出來,這任務真是艱難,搞不好連命都丟了,我還是回仙華派好好練功。」手拍笨馬兒頸子,說道:「笨馬兒,我們回嵩山去吧。」正要驅使笨馬兒奔跑,卻聽到:「傻小子,你不救岳飛,不救天下蒼生了嗎?」環顧四週,除了幾具屍體躺在地上,卻沒瞧見發聲之人,驚問:「誰?」又再瞧瞧四周,除了那具白髮屍體較顯與眾不同,還是沒瞧見半個活人,心想:「今日當真怪異得緊,我只要許個願,要什麼就有什麼,這聲音會不會跟這怪事有關?難道是佛祖跟我說話?」說道:「你……你是佛祖嗎?」那聲音又再傳來:「傻小子,我會暗中保護你,不要讓大宋百姓陷入苦難,去吧。」

岳鵬翔雙手緊握斬魔劍鞘,警戒四方,過了一會兒,不見任何異狀,心想:「怪哉!我許願兩次都成真,現在又有佛祖跟我說話,那是真的佛祖嗎?」眼珠子轉來轉去,四處觀望,想要許願卻又停了下來,心想:「這種事只有在神仙故事堣~會出現,我會不會太天真了。」遠遠望見金軍人數多出宋軍許多,想要拯救大宋,卻又擔心會犯下殺生大忌,甚至賠上性命,直覺得江湖路險惡難行,大俠真不好當,處在原地猶豫半天,那聲音再度出現:「你學武功學得多辛苦,怎麼學成了卻不當大俠,眼睜睜看著百姓陷入苦難。」岳鵬翔想起師父雖然待人和藹,但在傳授武藝時非常嚴厲,弄得他痛不欲生,好不容易熬過來了,能為拯救大宋百姓而一展長才,就這麼回去,多年來的苦心豈不化為烏有,臨陣退縮也非俠之所當為者,當初一直求師父讓他來奪金牌,師父好不容易才答應,這一走,不但對不起師父,鵬舉師兄也可能因此喪命,還有千千萬萬的百姓們也會受金軍欺凌……可是又不想殺人……只好——萬法唯心,想法是主宰。」緩緩吸了一口長氣,再緩緩吐出,閉上雙眼默念:「我會順利奪下金牌、我會順利奪下金牌、我會順利奪下金牌、我會順利奪下金牌、我會順利奪下金牌、我會順利奪下金牌。」睜開雙眼,喝道:「笨馬兒,衝啊!」朝紫衣騎士奔去。

張憲朝大啞比手劃腳,說道:「大啞,保護使者,活捉那小子!」大啞雙掌做成刀形,一前一後擺放胸前,目光緊盯岳鵬翔。宋軍只盼岳鵬翔殺了使者殺了張憲,沒人前去阻止。

完顏哈爾知道張憲武功了得,用不著出動金軍,是以沉默無語。張憲與大啞守在范榮兩旁。范榮滿臉得意神色,暗笑岳鵬翔不知死活。「得得得得得得」馬蹄聲響起,岳鵬翔掠過范榮身旁。范榮只覺得頸子一輕,身上卻毫髮無傷,說道:「張憲,派人把那小子……」卻見張憲眼眶佈滿血絲,惡狠狠瞪向自己。范榮不明白張憲為何臉色異變,第一反應便是拿出代表皇帝親臨的金牌嚇阻,范榮趕忙往胸口摸去,卻突然面色蒼白,低頭瞧著胸口,全身顫抖,自馬上跌落地面,這一驚當真非同小可,金牌不見了!大啞滿臉怒容雙手插腰站立范榮身前。

岳鵬翔手拿著金牌,將金牌左翻右翻,咬了它一口,心道:「真的,我真的奪下金牌!他們為什麼不攔我?為什麼?因為我許願?想法是主宰?」岳鵬翔看到那群宋軍與金軍,又想:「那穿紫色衣服的人還活著,還有那麼多金狗,壞蛋們一定會害岳飛師兄,怎麼辦?」瞧了金牌一會兒,尋思:「對了,師父說金牌可以為我趨吉避兇一定有他的道理,還有,師父說過萬法唯心,佛陀也說過同樣的話,他們都是大師,會認同這點,一定有道理在,雖然有點玄,但是,也沒別的法子了,我再試一次。」跨下馬來,手撫笨馬兒頸子,在牠耳旁說道:「笨馬兒,我要去打很多壞人很危險,你先留在這裡等我別亂跑。」笨馬兒仰頭嘶鳴一聲。岳鵬翔身子微微顫抖,慢慢走近宋軍,邊走邊默念:「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壞人會被打倒。」

大啞走到范榮座騎身後,啪一聲,一掌打在馬兒屁股上,手掌擊落瞬間急往右側躍開。那馬兒吃痛,兩腿往後踢去,隨後四蹄奔騰向前逃竄。范榮站起身來,剛想要跨上馬鞍,卻見座騎離他遠去,即刻大喊:「雪箭回來!」雪箭轉眼間已奔出十來丈遠,聽到主人呼喚,轉向奔了回來。金軍遇到突來變故,不知其所以然地望著范榮。宋軍聚集起來,橫刀擋住雪箭去路。雪箭生有靈性,回頭拯救主人,卻見宋軍刀鋒銳利不敢闖入,眼睜睜看著主人無助模樣,登時發瘋似地亂叫亂跳。

范榮甚感懊悔,竟然相信岳飛親信會背叛漢族。大啞緊握雙拳,緩緩走近范榮。范榮瞧四周皆給宋軍包圍住,立時喝道:「張憲,你敢侵犯皇上使者!」張憲苦笑問道:「你是皇上使者,信物在哪?」范榮沒料到張憲早已安排岳鵬翔奪取金牌,此刻失去金牌便沒權力使喚宋軍,只怪自己大意犯下致命錯誤。

大啞「啊!」一聲,右拳擊向范榮下顎。范榮矮身避過,疾向前奔,欲衝出宋軍包圍。宋軍紛紛圍攏上來。范榮以一敵多根本毫無勝算,急呼:「完顏哈爾,殺死漢賊!」由於張憲武功高強,完顏哈爾並未表態相挺范榮,只是靜靜觀看。范榮拳腳施展開來,腳踢、肘擊、出拳、動腿,是個練家子架勢,卻敵不過人多,給包圍來的宋軍殺得渾身是傷。張憲見狀高喊:「留下活口!」宋軍們收起刀劍,不再砍殺。大啞於混戰當中凝眼認穴,接連點住范榮的曲池、期門、陰谷三處穴道。張憲手指范榮,問道:「秦檜只派你一個人來嗎?」范榮又痛又怒,咬牙切齒,說道:「我是唯一代表聖上的使者,快放開我,可免欺君之罪,否則休怪我無情!」張憲笑道:「那岳飛將軍暫時無恙了,傳令兵,遣五團騎兵守住朱仙鎮入口,一有風吹草動立刻回報。」兩名騎兵喊了聲:「是。」立即朝朱仙鎮奔去。

張憲在王廷與周勇背後揉捏一陣,解開兩人的穴道。周勇恢復活動能力後立即下跪,說道:「屬下作亂犯上,求張統制恕罪。」王廷、馮漢、陳河接連下跪說道:「求張統制恕罪。」張憲一一扶起四人,樂道:「無罪、無罪,多謝諸位配合,捉住這個假使者。」宋軍與岳家軍糾結的臉孔終於綻放笑容。張憲見岳鵬翔走近,低首說道:「感謝少俠仗義相助,敢問少俠如何稱呼?」岳鵬翔緊握斬魔劍,說道:「我叫岳鵬翔。」眼珠子轉來轉去防人偷襲。在場眾人皆感驚訝,周勇首先問道:「這……敢問張統制,您跟這位少俠毫不相識,怎能配合得如此巧妙?」岳鵬翔回應道:「因為我許願要奪下金牌。」眾人聽得一頭霧水。

范榮咬牙切齒,說道:「張憲,這是怎麼回事,快老實招來!」「碰」一聲響,大啞重拳擊落范榮心口。范榮吐出一口鮮血,胸口劇痛,卻仍不死心,問道:「張憲……這是怎麼回事……」張憲右掌做成刀形橫放胸前,說道:「且讓你做個明白鬼,使你陷入絕境者,乃岳飛將軍著作:武穆兵法。」由於秦檜身為大宋宰相,且生性狡詐,張憲原本要將居住秦相府裡的范榮留下,逼問更多情報,但看范榮陷入絕境之時仍一副高傲模樣,萬一朱仙鎮內有秦檜親信藏匿,若不趁此刻除去范榮,恐怕夜長夢多,因此改變主意,右臂打直向前下擺。宋軍見到張憲手勢,紛紛湧向范榮,刀劍齊下,不一會兒功夫便將范榮砍成肉泥。初出江湖的岳鵬翔無意中見到這一幕,突覺頭暈目眩,趕緊轉身閉上雙眼。岳鵬翔感到胸腹間鬱悶,連連做嘔,對那幅血肉糢糊的景像極感不適。

張憲不敢明目張膽殺害皇帝使者,卻也不能不攔下金牌,是以利用岳鵬翔結合武穆兵法的心戰謀略,方才要范榮亮出金牌時,刻意提高音量給岳鵬翔聽到,對啞兵比畫手勢時,即要小啞故意落敗,大啞假意保護范榮,但是張憲對啞兵說的話根本不是那回事,且宋軍反抗張憲皆是真情流露,范榮根本逃不出武穆兵法的心戰陷阱,至死仍不相信毫不相識的張憲與岳鵬翔竟能配合得天衣無縫。

武者,止戈之意,以兵戎抵禦外侮,止敵干戈捍衛國土。穆者,靜思之意,以心戰屈服強敵,靜思兵法護佑萬民。岳飛部屬們為防止與金人勾結的內賊找他們麻煩,私下給岳飛武穆封號並不公開。岳飛感念部屬心意大方接受,所著之兵法書便稱武穆兵法。

范榮一死,兩軍對立,敵意逐漸升高。張憲在金人將被殲滅之際卻聽到朝廷欲與金人議和,岳飛將軍將被召回,如此大事張憲自然會在意,想要活捉完顏哈爾逼問情報,目光如電射向完顏哈爾。完顏哈爾心生怯意,想那張憲武功高強,與他動起手來必定吃虧,而金軍人數多出宋軍數倍,以眾擊寡方有勝算,伺機要命令士兵群起圍殺宋軍。張憲對周勇輕聲說道:「四象鎖鬼陣。」周勇會意,告知王廷、馮漢、陳河,四人分散走入士兵群中。張憲吩咐五名信差通知所有兵將,秦檜已經派人來召回岳飛將軍,務必加強巡邏,遇有可疑人物則寧可錯殺,絕不讓金狗與漢賊進入朱仙鎮內。信差們聽完,立刻騎上快馬,分向各處傳達消息。

完顏哈爾方才見到張憲神色,原本以為他會來對付自己,卻料不到張憲竟然跨上座騎呼喊:「岳家軍上馬,走。」「得得得得得得」四處馬蹄聲響,張憲領著岳家軍奔去朱仙鎮。張憲方才如電般目光似要將完顏哈爾分屍,現在卻不來對付他,宋軍的人數少於金軍數倍,怎奈何得了完顏哈爾?完顏哈爾猜想不透張憲到底打的是啥主意,但此刻宋軍力量單薄,正是攻擊的大好時機,再怎樣也不能錯過,完顏哈爾高聲呼喊:「殺!」

宋軍聽到岳飛將軍將被召回的消息,憤恨異常,只是礙於金牌使者的命令,硬把怒氣忍下,此時得以宣洩,如猛虎出閘,暴喝:「殺死金狗!」「還我妻兒的命來!」「該死!」「砍死金狗!」手握兵刃揮砍斬殺毫不留情。金軍見過岳鵬翔武功之後士氣大挫,好不容易冒出個金牌使者才不必與宋軍對打,哪知張憲竟能與毫不相識的岳鵬翔配合,奪走金牌,令使者失去權力,將他砍成肉泥。金國士兵當中有一部分是在戰爭中被臨時徵召入伍的新兵,接連見識漢人的武功與謀略,嚇得心底發寒,想要脫逃。

戰場上「鏗鏗鐺鐺」聲響不絕,完顏哈爾手擎巨斧砍殺,宋軍抵不過他三招便即掛彩。完顏哈爾想這群庸兵如此不濟,張憲怎會丟下他們離開,方才那如電般眼神已表明要對付自己,但此戰場謀略之事怎能表現得如此顯眼?雖然表示要對付他卻又在兩軍相爭之時帶岳家軍離開,留下武功薄弱的士兵,張憲到底有什麼目的?完顏哈爾一思及此隨即打住,一來與群敵對戰不能太過分心思索,二來從張憲口中聽來的岳飛著作:武穆兵法,竟能在宋軍士兵真情流露的前提下智取范榮,這計策毫無破綻,莫怪乎金軍會被岳飛逼退至朱仙鎮外,若秦檜沒能召回岳飛,金人將會滅國。

戰場上兵刃交擊聲響中參雜哀嚎聲,新進的金軍士兵越打越往後退,已有兩名新兵趁混鬥之際逃走,完顏哈爾瞧見了,大喊:「臨陣脫逃者死!」支開圍在身邊的宋軍,雙手奮力一擲,巨斧脫手飛出砍中一名新兵後背。新兵「啊」一聲慘叫,另一名奔跑中的新兵嚇得停下腳步,面色蒼白轉頭望向完顏哈爾。完顏哈爾奔去拔出巨斧,斧頭上鮮血淋漓,那名新兵瞧得心驚膽顫,竟然暈眩倒地。完顏哈爾奔去昏倒的新兵身旁倒轉巨斧,斧刃向下插入新兵胸膛,那新兵突然醒轉,痛苦哀嚎。完顏哈爾高舉著新兵屍體走向兩軍交戰處,大喊:「臨陣脫逃者死!」大力搖晃巨斧。那新兵尚未死絕,身子在巨斧上扭動,比戰死沙場還要悽慘。原本打算逃跑的新兵見著了,已打消念頭專心應敵。

完顏哈爾巨斧一甩,拋出新兵屍體與宋軍交戰,由於被張昇等人打得渾身傷痛,已不若先前那般一揮一砍便將來人斷為兩截,但對這群宋軍根本看不在眼裡,緊握巨斧上劈下砍,憑著戰場歷練,加上岳家軍離開後敵我戰力懸殊,完顏哈爾似乎勝利在望。翠綠的青草地被踐踏得殘缺破碎,紅黑相間,草香早被血腥味掩蓋,原本是一幅美景現在卻成了地獄圖像。完顏哈爾忽見左右兩邊各有大刀襲來,待要橫斧格擋,右後腿已中一刀,隨即站立不住而下跪,立即有八把大刀同時擋在完顏哈爾四周,聽得一人說道:「叫他們停戰!」完顏哈爾原本盡佔上風,卻料不到會在一瞬間被包圍得無法動彈,想到張憲智取金牌使者的計謀,與方才似要取他性命卻又故意離開戰場,這背後不知有多少的陰謀算計,難怪岳家軍成軍之後,金國連吃敗仗,完顏哈爾此刻成了岳家軍俘虜,不由得心生恐懼。

原來張憲欲活捉完顏哈爾逼問情報,若直接與他對上,怕完顏哈爾自知不敵而逃跑甚至自盡,故以尋常士兵應戰卸下金軍首領心防,且故意擾他心思,狠瞪完顏哈爾一眼後離開,令他分心留意卻也理不出頭緒。

王廷、周勇、馮漢、陳河皆被張憲輕易擊倒過,武功如此薄弱完顏哈爾自然不會留意他們,卻不知四象鎖鬼陣乃武穆兵法當中用來擒殺敵首的陣法,其奧義在運用者並非像張憲那般的卓越人物,只是尋常士兵,不惹人注目更能收奇襲之效。當王廷、周勇、馮漢、陳河分散走入士兵群中,完顏哈爾只注意武功高強的張憲,正好掉入武穆兵法的心戰陷阱。王廷、周勇、馮漢、陳河於群兵相鬥之時漸漸聚攏,時刻注意完顏哈爾動向。當完顏哈爾追擊新兵之際,恰好離開宋金兩軍所圍成的戰圈裡,王廷、周勇、馮漢、陳河趁此機會追擊,使出四象鎖鬼陣圍住完顏哈爾,完顏哈爾只道是一般士兵圍殺,不知此刻已大不相同,四人的陣法早有規劃,以老陰老陽少陰少陽四象更替轉變,八柄大刀分向八方夾殺,令完顏哈爾動彈不得。這一下變故來得突然,完顏哈爾不相信就這麼栽在宋軍手裡,硬要站起身來,隨又被大刀割傷,但他性子硬,自知被擄之後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好下場,便壓下內心恐懼,大喊:「給我殺!」

「得得得得得得」大量馬蹄聲響,張憲領著岳家軍奔回戰場。張憲與完顏哈爾交手過,已探出他的武功底子才放心交給周勇等四人應付。王廷、周勇、馮漢、陳河將完顏哈爾綑綁於馬上。蒲察謀克孛堇命令士兵圍在他身邊,大喊:「猛安孛堇,我寧願為你犧牲,去找救兵來救你。」領著一群軍隊奔離戰場。岳家軍騎兵趕去追擊。張憲瞪視完顏哈爾,說道:「關於岳飛將軍的事,你最好老實招來。」拿起長劍往完顏哈爾胸腹間劃出一道傷口。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