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章節選單



第二回:初出江湖

吳衍嚇得冒出冷汗,這一戰攸關性命岳家軍竟棄他不顧!想當初岳飛已答應吳衍,為預防金人突襲宋軍,只要命人捎信來必定派兵協助,今日第一次用上竟是如此對待,心頭火起,怒罵:「你們竟敢不聽從岳飛將軍的命令,該死!」

「得得得得得得」遠方傳來馬蹄聲響,一匹棕馬載著一位身著寬鬆黑服,約莫二十來歲的少年奔進圍住吳衍的士兵群中,那少年舞動一把全身黝黑尚未出鞘的長劍擊打士兵,挑、刺、劈、迴、砍,招式多變,奔跑迅速,少年大聲疾呼:「打壞人,我要當大俠!」士兵們紛紛避讓,有些金國士兵還看不清來人長相便遭長劍擊中倒地。那少年坐立馬上舞劍奔馳,在吳衍與金軍之間開出一條通路。與吳衍對戰的金軍被衝散,吳衍趁混亂之際奔出戰圈。完顏哈爾緊追在後。

那少年名喚岳鵬翔,家境富裕,十歲時由爹娘出資供他在仙華派學藝。仙華派掌門人賀源乃少林寺得道高僧親傳武功與佛法,武藝了得故不消說,以佛經所述之宇宙法則協助弟子習藝更是天下獨有,首徒岳鵬舉抗金破敵為大宋扭轉乾坤,賀源功不可沒。

岳鵬翔受賀源教導十年,從一開始的馬步蹲姿就要求受到八十斤力量擊打仍能站穩,才可以往下練,研讀秘笈亦是每個字的定義都必須懂,且不斷查驗,每一步都是穩紮穩打。起初岳鵬翔的武功進展緩慢,爹娘來探望時,只怪他不用心習藝,後來知道這是賀源的關係又怪自己看錯了人,要把岳鵬翔帶去其他武館,賀源卻不肯放人,岳鵬翔的父母為此找來許多黑白兩道高手進攻仙華派,全部被賀源一人擊退,賀源以此證實自己有資格教導岳鵬翔,岳鵬翔的父母這才心悅誠服,放心讓獨生子在仙華派門下習藝。

岳鵬翔出生富貴人家卻沒有驕縱之氣,很是聽從賀源教誨,由於天性良善加上明師調教,品行操守極佳。岳鵬翔幼年常聽父母提起國難之事,大宋若被外族入侵成功,大宋子民將被奴役,痛苦萬分,更讓他一心想當大俠保家衛國、除暴安良。由於岳鵬翔生性樸實,有話直說,從不欺瞞任何事,很受賀源喜愛。賀源於江湖上闖蕩數十年,一生當中遇上不少悟性夠又能練武之人,但是要具備岳鵬翔這般品行操守的,這輩子只見過三個,一位是少林寺魯直禪師,一位是首徒岳鵬舉,第三個人是岳鵬翔,此天性良善之人實是千載難逢,眼前僅有岳鵬翔適合傳承賀源衣缽,賀源怎肯輕易讓岳鵬翔離去。

時光飛逝,岳鵬翔已在仙華派習藝十載,由於基礎比一般練家子穩固,加上賀源教導有方,十年修練已勝過尋常人半百之修為,武功足以入高手之林,卻未曾和人真刀真槍打過,此次得知宋高宗發金牌召回岳飛,俠義心起,特地央求尊師准他前來奪牌,今日依循師父給的路形圖奔來,巧遇吳衍被金軍包圍,岳鵬翔仗著俠義熱血與劍術突破金軍戰圈,隨又勒轉馬頭,喝道:「你們這群壞蛋,不准欺負漢人!」騎馬奔向敵軍,雙手揮舞尚未出鞘的長劍沿路擊打士兵。

吳衍見那少年年紀雖小,準頭與力道卻是十足,長劍每揮動一次便有數名士兵被擊倒,看來有機會活命了,心頭正喜,忽聽得身後破空聲響,吳衍急忙向右側跳躍,閃過了飛來的巨斧,卻置身敵軍包圍當中,兩大腿外側雙雙中刀,站立不穩,右膀子給金狗削走一塊肉,右手所持之大刀落地僅剩左手兵刃可使,吳衍擋不住金軍圍殺,立時前胸後背又各中一刀痛不可忍,耳聽得陣陣兵刃交擊聲響當中和著馬蹄聲,感到腰間似乎被鐵箍緊緊箍住,遠離地面,騰空飛馳。吳衍緩緩抬起頭來,見到抱他的不是那名少年,而是一位方臉濃眉、留兩撇小鬚,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漢人,瞧他身著銅色盔甲、頭戴鋼帽,是大宋軍人裝扮,倒也鬆了口氣。

救起吳衍那位宋軍騎士名喚張昇,見吳衍傷重,收刀入鞘,伸右手入懷裡取出一顆丹藥放入吳衍口中,雙手抓起吳衍令他坐立馬上,伸指點他傷口穴道止血。吳衍感到一絲暖流自咽喉流入四肢百骸,疼痛略減,忽聽得遠處傳來一個微帶稚氣的聲音喊道:「漢人同胞小心背後!」「啊!」張昇跨下坐騎突然發出淒慘鳴叫,馬腹貼上地面,吳衍與張昇被重重震了一下。張昇反應極快,聽到呼喊之後身子立即反轉,取出長刀與刀鞘,護住吳衍身後,見到一柄血淋淋的巨斧插在兩條馬腿上,一名體型壯碩的漢子朝他奔來。吳衍傷口劇烈疼痛,勉力開口說道:「藥……給我丹藥……」卻見張昇飛身躍起,不理會他,耳聽得鏗鏗鐺鐺聲響,知道又遇戰事,便忍痛不做他想,只盼岳家軍打贏這場仗。

那方臉濃眉,留兩撇小鬚的張昇持刀與完顏哈爾對戰,每與他手中鋼刀相碰虎口即感疼痛,自知鬥他不過,高聲喊道:「弟兄遇難啦!」一群騎兵朝張昇奔去。

岳鵬翔瞧見漢人受難,正要前去搭救,忽聽得「殺!」「先鋒兵,上。」「第二蒲輦,去。」(註:蒲輦為金軍編制單位,滿員為五十人。)「殺殺!」金軍一層一層包圍上來,無數刀光劍影襲向岳鵬翔。岳鵬翔身手敏捷,以劍鞘擊倒諸多士兵,但是金軍人數眾多,有士兵半蹲著身子專砍岳鵬翔跨下座騎。岳鵬翔控制馬兒踩傷了三位金國士兵,但這次金軍有意圍殺,又需顧慮馬兒安全,不似方才趁敵不備那般容易脫身,於是暗引丹田真氣過橫骨、大赫、氣穴,循足少陰腎經上行至幽門穴,欲使內勁擊退眾敵,但此時身受八方夾擊,東擋西隔,行至幽門之氣又退了下去。士兵不斷湧入,被擊倒者復又站起。岳鵬翔生平未曾傷過一人,平日習武亦是以未開鋒之刀劍比試,此次初出江湖受恩師贈劍,恩師叮囑他非到萬不得已不可傷人性命,是以岳鵬翔自行於劍柄與劍鞘綁上鋼絲,不令神劍出鞘。士兵們持刀砍殺卻是毫不留情。岳鵬翔見到士兵人多,若衝出包圍,玩伴笨馬兒必會受創,是以停留原地護馬。

笨馬兒乃岳鵬翔幼年玩伴,每當練武練得苦了,師父為避免他分神,不准任何人接近岳鵬翔,只允許笨馬兒陪伴,人馬之間已培養出深厚感情。為保護玩伴笨馬兒,岳鵬翔不願貿然衝出包圍,想到師父教他的導氣歌訣,即刻運行丹田真氣,吟唱道:「誅邪除惡障,護生心成佛,鵬翔御正氣,一劍斬千魔。」穴道有穴位大小之分,氣血多寡之別,故導氣歌訣依行氣所需,吟唱時有吸有吐高低轉折,助使真氣運行無滯,乃上乘吐納心法。

蒲察謀克孛堇站立小土堆上遠望岳鵬翔,心想:「這個書呆子怎麼在戰場上唱起詩歌來了,年紀輕輕卻驕傲得很啊,找些大人來教訓你。」大喊:「第三蒲輦,去!」

岳鵬翔將丹田之氣分兩路行入手少陰心經,藉導氣歌訣促使真氣經步郎、通極泉、穿少府灌入劍身。仙華斬魔訣一使,神劍脫手射出,劍上各部位繫著極細之鋼絲,岳鵬翔雙手操控,斬魔劍在無人握持下斬殺敵軍,劍招飄忽迅猛虛實難料,防守當中出其不意一劍連斬數十人銳不可當,攻防皆能致敵死命,宛如九天飛龍,退藏招引風雷、進發激射湯火。神劍猛力交擊諸多兵刃迸出大量火花,電光閃閃籠罩戰場,淒厲慘叫聲連天響起。

蒲察謀克孛堇全身顫抖,心下暗驚:「『以心御劍』這……難道是中原傳說中的意引劍法……再這樣下去會全軍覆沒。」急喊:「大夥兒住手,離開那小子!」士兵們立刻停手不打,奔離岳鵬翔。

岳鵬翔根基未穩,運功之後氣血翻湧,處在半無意識狀態,金軍逃散了好一會兒才停止運招,收起斬魔劍,這時才猛然驚覺一大堆屍塊內臟堆在周圍,陣陣腥臭傳來,岳鵬翔嚇得當場愣住,紅潤的臉頰轉為慘綠,緩緩別過頭瞧著劍上鮮紅血滴落下,以鋼絲緊縛的斬魔劍出鞘了!岳鵬翔心想:「斬魔劍已經出鞘,我殺人了!」想到師父臨別時叮嚀:「戰場上以將帥為命,只要制服敵方首領,惡人們自會停止干戈。」哽咽道:「師父……我殺人……」低下頭來,泛紅的眼眶流下兩行淚水,目光瞧到了斬魔劍,見著劍身晶澤閃亮,底部寫著「斬魔」兩字,師父的話又在心頭響起:「只要制服敵方首領,惡人們自會停止干戈,無須害人性命。俠之所當為者,不是拔刀相助打打殺殺……」想到此處,心道:「我……不該殺他……」無意中瞧到掉落在前方的劍鞘,趕緊下去拾起,套上神劍,見到那群人被自己斬得肚破腸流、肢體內臟分散各處,令人怵目驚心。岳鵬翔此生第一次殺人,師父跟爹娘又不在身邊,此時全身顫抖,竟嚇得伏在馬頸上嗚嗚哭了起來。

蒲察謀克孛堇遠遠望見岳鵬翔,心想:「這個書呆子並不呆,會在戰場上哭只怕又是一樁詭計。」喊道:「大夥兒轉戰岳家軍,去!」士兵們紛紛避開岳鵬翔,轉向岳家軍衝殺過去。蒲察謀克孛堇打量著岳鵬翔週遭,無意中瞧到一具穿著金人軍服的白髮老者屍體,心中奇道:「金軍上來打仗的都是年輕小伙子,最多也不過四十來歲,哪有這麼蒼老的士兵?」看岳鵬翔那張稚氣臉龐,想到方才神劍出鞘情狀,臉色慘然,趕緊奔進部隊當中免得被岳鵬翔盯上了性命不保。

岳鵬翔眼眶泛淚,將斬魔劍收入劍鞘,緊閉雙眼,兩腿夾緊馬腹,奔出屍堆,隨後睜開眼睛,見到活生生的宋軍正和金軍交戰,不想殺生的岳鵬翔低下頭,再度闔上雙眼。




回頂端